網貸行業清退,出借人非理性維權不可取

2020-11-16 16:40:02

距離2020年結束只有一個多月時間,P2P網貸清退工作也進入了最后收官階段。根據銀保監會最新披露的P2P行業情況,全國實際運營P2P網貸機構已經由高峰時期約5000家,壓將到目前的3家,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連續28個月下降。

隨著網貸機構數量的減少,各省市也陸續公布了P2P清退名單,但有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平臺雖然退出了但存量債務不一定結清,出借人、平臺、借款人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依然存在。

對于出借人來說,不管平臺是轉型還是良性退出,投資的本金能否全額回款才是關鍵問題。也正因此,隨著監管清退的收緊,不少逾期回款的平臺開始面臨出借人向企業發難,甚至鬧到經偵介入,在筆者看來,這對雙方來說都不是最好的選擇。

出借人非理性維權? 未來不可期

自從前兩年P2P平臺雷潮后,立案偵查也就隨爆雷而來,像愛錢進、錢多多都是近期被立案的平臺。對于出借人來說,經偵介入也許是追回損失最后的辦法,但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

按照流程,只要平臺被立案,那首先就要由公安機關進行調查,接著轉交給檢察機關進行公訴,最后由法院來審判,案件審結后在執行階段就會給P2P平臺出借人返錢了。看似簡單的流程,執行起來卻需要一定的時間周期。

稍早有團貸網、網信立案事件,近期有愛錢進、積木盒子等新爆立案平臺。今年9月份警方就對愛錢進立案調查并在全國范圍內展開追繳,兩個月過去,愛錢進依然有82.65億元逾期金額沒有收回。

近日,更有消息傳出愛錢進申請破產重組,雖然這一消息被官方否認稱目前并未收到任何與破產重組案件相關的法律文書,官網也顯示正常運營,但根據相關數據顯示,愛錢進六七月份的借款逾期率分別為32.92%和36.70%,目前就已提升至43.11%,平臺遭立案也導致逾期率迅速上升,一旦平臺頂不住逾期壓力,為減少公司損失也將不得不申請破產,對出借人來說也會是個不小的打擊。

愛錢進官網逾期情況展示

而5月就被立案的積木盒子,雖然發布了兌付方案,一是債權認領計劃,一是增強保障計劃。但是半年時間過去了,積木盒子正常的兌付依舊陷入停滯狀態。對于回款不利,積木盒子對外的解釋是存管賬戶已被公安凍結,想要解凍需要另行開發兌付系統需要時間。而就當前情形判斷,積木盒子想要開啟兌付還需漫長的等待。

此外,筆者匯總了幾家已立案平臺最新進展情況。截至目前,微貸網已累計歸集資金26.29億元,查封、凍結等追贓挽損工作持續開展;華夏信財法定代表人、資金端負責人已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追繳現金7.5億余元,追贓挽損工作繼續進行;錢多多已依法追繳現金1100余萬元,查封涉案房產350余套。以上平臺雖然有一定的現金追繳回來,然而只要追贓工作沒有完成,就無法進行資產處置,并且最終清退將由法院判決后進行,這些只不過是被立案平臺現狀的冰山一角。

耐心等待良性退出? 理性中的希望

立案雖然是出借人保護自身權益最后一道盾牌,但其中所花費的時間成本也是不應忽視的。不僅如此,對于出借人來說,一旦平臺遭立案即使可以收回逾期額,回款的比例也要根據追繳資金的多少來決定。因此,不管對平臺還是出借人,立案都并非上策。

雖然監管并未透露尚在運營的3家網貸機構名單,但行業已經呈現出剩者為王的態勢。被清退的大多P2P平臺或轉型或退出,然而并非所有P2P平臺都有實力能夠良性退出,即使有條件平臺也會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將出借人的本金兌現,鮮有公司能夠直接將出借人的本金兌付,引入第三方AMC的介入成為部分平臺的選擇。

早在2018年,國內五大AMC之一的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就對信融財富全額墊付2000萬項目借款,成為國內AMC介入網貸資產處置正式落地的第一單,也是國家推動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協助P2P網貸行業處置不良資產的實質性進展。

到今日,盡管真正落地AMC介入的案例并不多,但銀監會對于AMC要主動介入網貸不良資產處置協助的政策性鼓勵,加之P2P平臺主動與AMC接入,也算給出借人增添一份希望。

以玖富普惠為例,為保障出借人利益,玖富普惠主動引入AMC進行債權管理,平價不打折保障出借人本金不受損失。在行業整體清退大趨勢下,玖富普惠先后出臺了追償借款、積極籌備建立線上線下溝通機制等舉措,與出借人建立高效溝通渠道聽取出借人訴求。高效透明的機制無疑可以讓出借人及時了解信息與平臺動向,減少擔憂和恐慌,同時有助于平臺根據出借人訴求調整后續方案。

通過梳理年初尚在運營的二十多家P2P機構,筆者發現當前大部分P2P網貸機構已處于清退或轉型中。行業也分化出兩個極端,一端是拍拍貸、你我貸、彩麒麟等已完成清退轉型助貸平臺或金融科技企業;一端是人人貸、小贏網金、洋錢罐、首金網等繼續催收出清。

今年3月拍拍貸發布公告,稱與招商銀行存管合約到期后下線招行存管功能,退出網貸業務;11月你我貸發布了網貸業務清零的公告,所有出借用戶的本金和預期收益均已得到兌付。縱觀這些全身而退的平臺,對平臺來說實現良性退出順利完成業務轉型過渡,對出借人來說本金收益在正常標的時間內完成兌付,給了出借人最大的安心,對平臺和出借人來說無疑都是雙贏。

退出的平臺已完成歷史使命,還在臺上的部分平臺如玖富普惠、PPmoney、點融、信用寶、邦融匯等則需要繼續完成企業的責任。以玖富普惠為例,雖然當前項目逾期讓廣大出借人對平臺運營產生擔憂,但有拍拍貸、你我貸等案例在前,相信良性退出對平臺和出借人都是較好的選擇。

雖然種種跡象表明不管平臺是良性還是惡性清退,監管介入下出借人不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但正常運營的平臺積極兌付比例總是要高于立案追討的平臺,且一旦立案追繳,不僅耗費時間長周期久,對出借人來說等待可謂遙遙無期。因此筆者在此建議出借人與其進行不理性維權,不如與平臺一起化解風險,給平臺“喘口氣”的時間讓其慢慢良性退場。實在不行,立案可以成為保護權益的最后砝碼。

關閉
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久久